烟台热线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烟台资讯,内容覆盖烟台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烟台。
首页 读书读书产品互联网产品博客游戏理财读书百态评论国内互联网教育推荐良品国际电竞旅行公益健康时尚社会科技百态金融艺术收藏智库宠物评论公司热点探索
大四女生成传销头目对警察称这是正当行业

  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最终身亡、山东籍男子张超进入传销组织死亡,让传销成为近期社会关注的热点,同样是天津静海,同样是蝶贝蕾,让西安以及周边区域的传销状况再度进入公众视线,机会来了,值得关注的是,传销现在形式变幻多端,有的披着“互联网 ”、“重点工程”的外衣,令人防不胜防。

  一周之后,田晓伟接到了面试电话,今年三01月份,大四实习期中的于娅娟因为要完成毕业论文,需要找一家实习单位,她在网上认识的一个网友很热心,说能帮她在西安介绍一个专业对口的好单位,但是到站后招聘方突然表示正在开会,让田晓伟乘坐半小时的公交车来到静海区的某一个镇上,到时候有两个人来接他,进去之后,如同媒体此前多次报道的那样:身份证上交、手机上交、专人看管、给她讲课、让她交钱,声称交2900元,一年可赚300万,没错,她掉进了传销组织。

  出现的两名男子大约20岁左右,皮肤黝黑,田晓伟回想起来,才知道那两人是在“野沟”里晒黑的,这是后话,一贯在校园成绩优异的于娅娟在进入传销组织后,适应得非常快,每天她和其他人在一起就是打牌、聊天、参加“疯狂训练营”,听上级如何成为金牌销售的课程,尽管从来没有见到过上级口中销售的“产品”,尽管每天吃的菜不是土豆就是莲花白,但她和其他人一样都做着一年赚300万的梦,田晓伟有点警惕性,说得真真假假,如今的于娅娟,涉嫌非法拘禁罪正在被关押,由于是在实习期时涉案,她已经失去了在01月份领到大学毕业证的机会,还将面临有期徒刑。

  “上了黑出租,就是失去人身自由的开始”田晓伟对澎湃新闻说,“车门一锁即便想跑也跑不了,下了车,人更多,传销笔记连“发财”都写错了成员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华商报记者从民警处了解到,以前参与传销组织的人员主体以打工人员为主,如今出现以“两个极端”为特点的变化”田晓伟跟澎湃新闻记者说道,华商报记者从警方处拿到几份传销人员的笔记。

  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刚毕业的学生,最大的也不超过28岁,都是被招聘信息吸引过来的,传销人员在一份笔记里写着:“我们都是从大老远的南方来到这风沙迷漫的大西北,无非就是为了这赚钱的行业而来,这堂课的精华谈白了,就是教大家如何把钱赚到自己的口袋里,除了有人随时跟着,限制人身自由的另外一招是脱鞋,一位民警对华商报记者说,传销头目的笔记记录得比一般成员的更详细,甚至条目清晰地列出警察来检查该怎么应对、警察问什么问题该怎么回答,这位民警说,“我们看到了这样的笔记,都差点被蒙过去。

  此外,田晓伟的手机被拿走,并胁迫索要密码,不然就要拳打脚踢,陈文涛是被他的“女朋友”从湖南骗到西安一处传销窝点的,巧的是,这个传销组织的另一处窝点的成员马博也是被“女朋友”骗来的,后来窝点被端时,三人一对质,结果两个小伙的“女朋友”就是同一个人,但恐吓之后发现田晓伟在当地并没有什么熟人,也就作罢,而有一些传销组织为了让成员交钱,甚至不惜财诱、色诱齐上阵。

  接下来,就是打电话给家里要钱,他们握着手机,让田晓伟跟父母说,原先在北京就职的公司要融资,员工交10万元可以入股,但田晓伟的父母立马意识到了事有蹊跷,传销头目又安排其他几个女成员先后和这个小伙以“处朋友”为名发生关系,以此来让他交钱,但这个小伙还是一直不交,其二,田晓伟毕业后已经很久不问家里要钱,这一行为很反常,随着传销方式的逐渐变化和隐秘,传统的拉人方式依然还在,只是开始出现更多新的手段和方式。

  打完这个电话,田晓伟的手机就被没收了,换手机号码、冻结银行卡,“回到西安第一天,睡觉听到敲门声都会惊醒,田晓伟瞄了一眼墙角,有一名室友身上有烟头烫过的痕迹,看得心惊肉跳,传销的套路一般是这个朋友关心你的生活冷暖,好吃好喝招待,酒足饭饱讲述自己的成功故事,熟悉之后问工作收入、买房等等刺激你。

  所谓的师父授课,也就是讲“蝶贝蕾”这种化妆品的营销模式,二是改革开放加速推进和互联网经济兴起所带来的巨大财富差距效应,让一些人幻想着通过网络关系和人脉资源获取利益、一夜暴富,田晓伟在胁迫下,交了2万多元买产品,都是通过支付宝转账的,但是从始至终,他都没见过这种神秘的化妆品,目前经济是处于结构性转型中,理论上不存在明显的失业人口净排放。

  期间人与人之间也有交流,但是只要发现两个人在一直对话,就会被带走审问,新型传销让人防不胜防披上“互联网 、”“国家工程”外衣在采访中,华商报记者了解到,除了传统以发财、赚钱为名义的就业传销欺诈,还有很多新型传销则打着“互联网 ”、“国家工程”的旗号迷惑人,而且,有些人的确通过这种“拉人头”挣了钱,你没办法判定身边这个陌生人究竟是“敌军”还是“友军”,某传销组织主要头目仅有小学文化,却能把传销活动说成符合国家“互联网 ”战略的重大项目。

  所以,即便是15个受害者,也完全不敢奋起抵抗5个监视者,因为你不知道是有援军在侧,还是孤军作战,“互联网 ”专家、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在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传销出现除了一些参与者赚大钱心切,还跟当下缺乏较好的理财渠道有关,P2P、互联网金融问题多,股市低迷,投资者比较迷茫,01月,23岁的山东青年李文星的尸体在这附近的一个荒僻水坑中被发现,警方调查发现,李文星生前通过网络招聘误入传销组织,被先后送到静海镇上三里村、杨李院村,期间两次被转移,近年来,传销借力互联网发展成为互联网传销,打着所谓“购物返利”、“微商”、“电商”、“多层分销”、“消费投资”、“爱心互助”等名义从事传销活动,在组织上更加封闭,在交易上更加隐蔽,在手段上更加恶劣,越来越体现出高智商化的特点。

  ”田晓伟说,吃饭是有规章制度的,中间留个位置给“导”,其他人都蹲在两旁,这就是所谓的“摆桌”,然后吃饭都要喊口号,给“导”加饭,“某某老板辛苦了!”所谓的“导”就是管理这个“家”的人,他们在组织里交钱比较多,因此地位高,除此之外还有所谓的“大扛”和“小扛”,意思是“家里能扛事儿的”,赚钱模式的核心是“拉人头”执法过程面临诸多尴尬传销到底怎么赚钱?据业内人士介绍,传销往往以卖东西为幌子,有的是净水器、有的是按摩椅、有的是治疗仪、有的是保健品、有的是化妆品,,也有不卖产品的,卖的是理想与信念,这是因为协警会隔三差五去村里巡查,因为警察差不多都知道附近几个村这些传销组织的窝点,还有的类型是:会员、推广员、培训员、代理员、代理商等级别,最底层的会员为上面几个层级的人创造着收益,层级越高获益越高。

  折磨人的还不止这些,15个人每天只能分着喝一桶矿泉水,在暴晒的情况下,“渴得要命”,一位曾经到广西搞过传销的人士给华商记者介绍说,不管怎么说,不管传销结构多么复杂或新颖,传销归根结底就是拉人头、卖东西,绝大多数人都不赚钱,只有极少数顶层的人能赚到钱,归根结底是“博傻的游戏”,“西双塘、子牙”这是昏暗中田晓伟曾经看到的两个路标,而工商部门在调查中没有强制手段和措施,只能对成员采取询问,有的成员因洗脑沉溺发财梦中执迷不悟,因此经常会出现传销人员拒不配合的情形,工商人员在取证调查中存在很多困难。

  但这也是个黑色幽默,因为自己的手机丢了之后,田晓伟没再被逼着联系父母,传销往往人数多,层级多,流动性大、涉及区域广,并且很多传销对参与者进行了洗脑等精神控制,造成执迷不悟,不配合甚至阻挠办案,这些都提高了打击传销的难度,到了后期,进组织的人会被要挟在Boss直聘、拉手网、中华英才网上发布更多招聘信息,(文中传销人员均为化名)

(编辑:烟台热线)
烟台热线 Copyright 2017 www.wf-times.com 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3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717706927号
烟台新闻 烟台生活 烟台天气预报 由烟台热线发布 由烟台热线承办